跨越時空,與過世親友會面|超世紀催眠師 Edith

文|Edith (超世紀催眠師)

要說催眠對我現實生活有什麼最大幫助,我也無法具體用文字說明,因為畢竟我沒有靠催眠做出平時無法做到的事,也沒有靠催眠就升官加薪或是財源廣進,但透過一次次催眠,慢慢鬆解一些舊有的刻板印象,然後漸漸發現我的情緒感知力明顯變強了,原來我內在的愛這麼深這麼強而有力,我不是算命仙口中說的那個心很冷的人!

從小雖是和爸媽同住長大,但奶奶也參與了我不少的幼年生活。奶奶對幼孫的關愛,不同於傳統客家人,她不分男孫女孫,給予的愛都一律相同,沒有餐桌只能男孫上桌的禁忌、沒有女生只要會做家事就好的傳統思維,男孫也是一樣要幫忙家務。她常對我和堂姐妹們說,可以唸書就繼續念,越念越高很棒!

奶奶喜歡兒孫和她一起睡,會用藏在架高木床地板下的果汁奶粉等甜點,招呼我們到她房間一起睡,現在回想起來,與其說是兒孫到她房內陪她老人家睡覺,不如說是陪睡的孫兒,獨佔了那時奶奶睡前的細心泡奶和拍背安撫 — 一種專屬對孫輩的疼愛!

猶記得奶奶生前常會和我提到,我小時候因為父母親都要上班,所以被送到私人家中托育,但因為我好吃、好睡、乖巧好帶,所以保母阿姨也未留意我成長期的走路步伐,後來竟莫名變成超級大外八、一拐一拐地走路。奶奶看到我走路變成那副怪模樣,甚為不忍,便把我帶回鄉下、在她身邊照顧。奶奶常為我的雙腳掌按摩,直到我走路變回正常模樣。但對於這段學齡前的幼年生活,其實我自小學之後,就已經失去這片段的記憶,直到30年後的催眠中才回憶起來。

隨著年紀增長,我回到城市和爸媽同住,後來因去外地念書,更減少和奶奶相處的時間。奶奶生前因為骨刺的問題,從鄉下到高雄大城市住院看病,晚年時骨刺更加劇烈。大學時代,每當我放假回鄉看到奶奶喊痛,僅隱約感覺無奈,因為也無法幫她實際減少病痛。甚至當我靠近奶奶,伸手出力幫她翻身時,聞到從奶奶身上飄散出的腐朽老人味,我當下很驚訝,甚至感覺自己有點排斥靠近她。

隨著奶奶病痛加劇,奶奶身上飄散的異味更加明顯。我發現自己對進出奶奶房間或靠近她存有抗拒,當時的我覺得自己好無情,但現在回想起來,並不是我討厭奶奶了,而是那味道提醒了我:奶奶生時無多,但我下意識地不願面對這個現實。聽見奶奶喊痛,我反曾盼望奶奶早日脫離,就不用在病床上受病痛折磨了!奶奶過世後,處理殯葬事宜時,我也並未感覺很難過,依舊照常過日子。

開始接觸靜心冥想後,總是會在某些時刻,奶奶身影突然浮上心頭。之後參加沈伶老師的某次靜心僻靜,做釋放療癒時,直覺想和奶奶說說最近爸爸叔叔們的近況。我依照老師教導的方法,先用開口說的方式、出聲表達,但仍舊沒有非常明顯的情緒出現。甚至當我向老師發問為何會常想到奶奶時,老師問我:「奶奶和你很親嗎?」我卻回答:「還好啊!只是小時候曾短暫在鄉下住過。」我一直以為,自己對奶奶的情感,早已隨成長過程相處時間的銳減而淡却。殊不知,竟是我早已壓抑至很深的潛意識中,到自己無法覺察的程度。

直到某次參加「全球超世紀催眠研究協會(GTHA)」舉辦的集體催眠活動,進入潛意識和思念的逝去親友相會。活動前,我並沒有強烈動機、刻意想見哪位故人,然而,當天聽完老師催眠前的說明後,第一個浮現的念頭就是想見見久違的奶奶!

 一開始進入潛意識後,並沒有出現奶奶鮮明具體的身影,只是浮現半透明的奶奶,她瞇著眼、張嘴笑的和藹面容,讓我感覺非常溫暖。或許是集體催眠的力量巨大,我的感受開始越來越明顯。越來越濃郁的思念,不斷從心底湧出。

Photo by Luis Quero on Pexels.com

我用著許久未說的客語對奶奶說:「奶奶,好久不久,最近好嗎?」但只看到奶奶笑容滿面的模糊頭像,之後感覺奶奶回應我:「那你過的好嗎?」,我先對奶奶說:「最近我很低潮……。」然後腦中忽然浮現幼時在奶奶房間一起睡的畫面:我和奶奶坐在床邊,我彎身環抱奶奶的腰,頭窩靠在她腰前,跟她傾訴,最近不太好受,我很想你啊!你可以幫忙……。說著說著,最後只剩一句:「奶奶,我好想你喔!」思慕之情如海浪潮水般,一波一波湧上心頭,我的淚水止不住,卻繼續感覺抱著奶奶撒嬌……。思念奶奶的情緒持續高漲,越來越濃烈,感覺體內充滿特別的力量蓄勢待發,似乎有股愛的能量,開始從胸口噴發,往周圍擴散暈染。

接著聽到老師指引:「看不見也沒關係,感覺到就是真的!你要做的,就是靜靜地把對對方的思念,在這當下完全表達,那就是最真實的溝通!」就在我強烈傳達對奶奶滿溢的思念後,過沒多久,我加倍深刻感受到一團密度紮實的愛,環繞著我,而我就徜徉在愛的懷抱裡!

感覺我聽見奶奶回應:「沒關係啊,我相信你,我支持你,你會走過去的!」最後我把所有想說的話語,都化成一句「我好想你!」,不斷地重複對奶奶訴說,同時也不斷感覺整個人被愛灌溉、滋養,當下我才真正體會到,「愛的力量」原來如此渾厚而強大!

在過去面臨人生十字路口選擇時,徬徨躊躇的我,曾依友人介紹找算命仙排命盤運勢。那個乾瘦算命仙的話語,在一個民宅內滔滔不絕傾瀉,我聽得一愣一愣、腦筋根本無法運轉,之後他到底有沒有精準命中我的生命,我已經沒有任何印象了,只清楚的記得他曾說:「喔!看你命盤,你就是個心很冷的人!」

當我開始練習靜心冥想後,我學會該怎樣向內探索自我、做自己人生的規劃師;在接觸超世紀催眠後,更是越來越清楚感知自己內心底層,隱藏了什麼樣的情緒與真實感受。

經由這次與逝去親友會面的集體催眠,進入自己的潛意識,和思念的人連結、對談,才明白原來自己內心有這麼多被蘊藏的愛,很深很廣的愛。是過去的我遺忘去感知,是我自己封住了這愛的流動!我根本不是算命口中那個心冷的人,我能感知愛的連結力量,很溫暖、充滿支持力,可以穿越時空限制,讓人瞬間充滿力量!

不論你愛的人是否仍在身旁相伴,只要你願意閉上雙眼、專注在自己的心,進入潛意識,就能感覺到彼此的關愛,如鑽石般閃耀、永恆璀璨存在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